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復: 0

夢一樣的電話

[複製鏈接]

2059

主題

2059

帖子

6258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6258
發表於 2017-10-15 01:07:09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出差回來,坐了一天的車,暈車藥還在起作用,丟了行李,就倒在床上,回味剛才和司機有一搭沒一搭地斗嘴的好玩情形。  手機響了,糊里糊涂就去聽:誰啊?  聽聽不出我的聲音嗎?  呵,又換號碼了?你究竟有幾部手機?我看你有四部,一部專門和頭聯系,一部和老婆,一部和其他人,還有一部  沒沒有,就、就兩部,一部對內,單位里用的;一部對、對外。他著急了。  他是我十幾年前讀中專時的同學,做過一年團支書的。畢業后各奔東西,從沒聯系。去年突然冒了出來:他和幾位外縣的同學來到我們這里,見了一面,后來又打過一個電話,直到現在  我說:你是不是喝醉酒了?說話大舌頭的,話筒里還有一陣陣的酒氣傳過來。  是的,剛剛喝了。如果不是醉了酒,我也許不會給你打電話。還記得那次我們去榴北玩嗎?  不記得了。我閉著眼睛,嘟囔著說。  你是不會記得的。因為你從來對我就沒有感覺。  什么?我眼睜大了,呵,那時他們都說你和梅正我看見的也是啊。是的,我們實習是分三處地方的,他和梅在另一處。為期一個月的實習的最大收獲,就是班上出現了好幾對戀人,有的畢業后還真結了婚,風傳他和梅也但后來沒聽說他們結婚。  沒有啊,我一直是把她當作妹妹的,其實,我的心一直在你身上的,你沒感覺到而已。  簡直要暈了!有生以來還真沒聽到過這樣的話。讀過很多類似的故事,不會也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吧?  我真沒感覺到,而他也沒感覺到。我們那是在一個男女同學授受不親的年代,一個男女同學授受不親的小城里,同學三年,和他說話也許就是去榴北玩那一次吧。在少女時代,喜歡過好幾個人,而他,是在一段很長的時間里,給與我夢想和痛苦最多的一個。剛入學的時候,在宿舍前的校道上,一眼就專科醫院闡釋兒童相關常識看到了他,接著又發現是同班同學,有點高興。再下來多姿多彩的中專生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繪畫、舞蹈、攝影對我這個山旮旯里來的丫頭來說,都那么新鮮。直到最后一年,他做了團支書,不知怎么就走進了夢中,雖然幾乎沒說過話,卻關注他的一切,卻在日記里為他寫了好多詩,很含蓄地寫。那個秋天,成熟了我的相思,終于把一杯單戀的苦酒,釀在我孤治療白癜風的飲食調理方法寂的心里好些現在還能背出來。一次,在校嶺,我走著,抬頭,看見他騎自行車沖下來,不知怎么就碰上了他的目光一次,在青磚樓頂,我和幾位女同學跳著孔雀舞,其他同學在旁邊看,舉手投足間,又不經意地看到了他的眼睛還有一次,班上開晚會,他這個團支書主持,正好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三次,都弄得我手忙腳亂畢業前一晚,曾經在宿舍樓頂徘徊,遙看教室里埋頭寫字的他,默默地說聲再見了!。第二天開始即各分西東。等待工作的暑假里,曾經猶豫再三,寫成了一封信,里面全是很普通的問候話寶寶身上有很多白斑怎么處理語;又糊了一個信封,在信封上畫了水紋、水草和一只齊白石的蝦(蝦,我名字的諧音),抄上同學錄里他的地址。卻又在一個清晨,把那信和信封都燒掉了  唯一說話是那次去榴北吧。實習結束以后,男女同學之間也說些話了,不知怎么就有兩位男同學約我和另外一位女同學去榴北玩了。結果真正去的時候變成了我和梅,他和嘉優大哥四個人去。我覺得我那一次表現差極了,半路買甘蔗吃,他們分給我一段,我順口說:哎呀,怎么有蟲的。梅馬上將她和我的換:那吃我的吧。我一邊吃一邊罵自己自私嬌氣,恨不得把那句話收回來。回校路上,嘉優請梅坐他的車,于是我坐到了他的后面,他和我大談特談畢業后要去做和尚,我就想是不是梅和他吹了,使他這樣的絕望。  我真的一點也感覺不到他對我有感覺,后來,這一段時光就塵封到記憶的最深處了  喂,你在做什么?你聽我說話了嗎?知道嗎?畢業以后,我被分到一個很偏僻很偏僻的地方,那時真的想念我曾經給你的抽屜塞過紙條的  呵,不信!我倒是收到過別人的紙條。我笑,不可思議!他會給紙條我?  真的,不信你問嘉優。  嘉優大哥現在怎樣了?在畢業紀念冊里他自稱是我大哥的。我說。  我永遠背得嘉優大哥給我的那段留言:雖然臉上落下漣漣的水滴,但那不是淚,那是天上的雨。大哥祝福你,塵世不會對你這樣的人落下半點灰塵當時想,畢業了誰不說好話,平時沒和嘉優有什么來往,也沒見他的作文有什么文采,這一定是去哪里抄來的。不過能抄給我,還是非常感動。唉,真的感慨:難道,難道我當時真的不應該那么自卑?難道,難道我給他們留下的印象真的不算糟糕?  哦,我的電話鈴響了,我去接個電話。他說。  那就這樣吧。再見!我合上了手機。算了,上網逛逛吧,好幾天沒去博客了。    人們都說,要珍惜酒后給你打電話的人,我就接到了這么一個。只是電話打通后,人生已是千山萬水。只是從那個電話以后,他沒有再打來。時過境遷,已接電話的記錄里,早沒有那個號碼的影子。從酒醉醒來,他早已不記得曾經打過這么一個電話吧?或者是我那天吃暈車藥吃迷糊了,做了一個夢,夢里接了一個電話,從遙遠的城市打來的 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編輯:月然)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7-11-24 15:00 , Processed in 0.20602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